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周叶,方王,喻黄,双花
轰出,ggad
努力写文写文写文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3

师生paro,ooc,前文戳tag




点餐:

鱼香肉丝*1

板栗烧鸡*1

米饭*1

赠品:

冬日暖意番茄蛋花汤

绿豆糕&蛋黄酥

--------------------------------------------

点餐人:叶修

备注:中辣。小帅哥慢慢来。

---------------------------------------------

小周:老师要多吃蔬菜::>_<::



3.

叶修偶尔也会忘了吃饭的点。


某个的大雨阴沉日子里,沉迷工作错过送餐量低谷时间,叶修想起前几天看到外卖小哥因送餐不及时被差评雨中绝望哭泣的新闻,自动代入沉默俊美的小青年。叶修开始吧唧吧唧沐橙双十一给他屯的小零食,决定干脆过了高峰再点餐。


这天没有收到叶修的消息,周泽楷想了许多的可能性:出门,点了别家外卖换换口味,泡面,隔壁魏老师请客。他看着叶修始终亮着的QQ头像,把一句“老师吃饭了吗”打了又删。


姑妈把打包好的餐盒交给沉默的小侄子,笑盈盈地问:“今天你那叶老师没订饭?”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餐盒放进保温箱里。


“那过会儿问问,别是忘了吃饭了。我见过他,还有他几个同事,一看就是整天工作工作的不会料理自己,有时候八九点了来吃的不是夜宵是晚饭。”

老板娘帮周泽楷束紧冲锋衣的帽绳,顺手拍拍头:“路上小心啊。”


大口罩、登山靴、电动车手套,只露出一双眼睛,饶是叶修也过目不忘的漂亮黑曜石的眼眸。夹杂着湿气的寒风渗透不进化纤面料,却能顺着微翘的睫毛从眼睛直直地灌倒心里去。周泽楷默默地想,他也很想问问叶修吃饭了没有,还想问问他今天在干什么,觉得冷不冷。可他就是问不出口,以学生的身份关心老师?还是以学弟的身份关心本系学长?叶修会不会觉得自己打扰他了?可能……还是因为自己不会说话吧……


从冬天的太阳落山到在黑蓝夜幕里找到到星光需要多久?长而密的睫毛末端会不会开出霜花?电动车被下班车流裹挟着移动,风在心室里灌出空荡荡的回声,又在何时才能与何人共鸣?




周泽楷收到叶修消息的时候心里的什么纠结疙瘩都散了,只剩下懊悔。


叶修:小周啊,你们店里现在还忙吗?


周泽楷:不忙。


叶修:哦哦,今天事情做着做着忘记晚饭了。要个板栗烧鸡和鱼香肉丝吧。慢慢送我不急。


周泽楷正送完最后一单,站在小区楼下拿着手机,有些发愣。片刻之后他给姑妈打了个电话。


“喂,姑妈。”


“嗯,好了。”


“板栗烧鸡,鱼香肉丝,打多一点。米饭从中间打软一点的。”


“对,是,他忙忘了。”


“他不爱吃青菜。”


“好,我马上。”


他要的是板栗烧鸡和鱼香肉丝,那还管什么星星和霜花?




叶修开门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明明是小雨的天气,冲锋衣上却像是冲浪过一样,大滴的水珠骨碌碌往下滚,黑色登山靴上一半溅了泥点,额前的碎发粘成条缕状。叶修从他手里接过外卖发现青年手冰凉,他另一只手顺手往上一摸袖管,连里面的衬衫都湿了。


叶修接了外卖顺手在玄关柜子一放,人急急地跑进卫生间去,声音从那里飘来:“后面还有单子吗?”


青年摇摇头,又想起他看不见,大声喊了一声:“没!”声音落下连打两个喷嚏。


叶修拿着块干毛巾出来,看到小朋友眼睛红红地拿纸巾擦鼻涕,配上湿漉漉的眼神像只落水小奶狗,顿时护崽心爆棚:“先去洗个热水澡,等雨停了再走。”


没比叶修小几岁还高了他半个头的小朋友有点懵:“老师……”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老师什么老师。快把湿衣服脱了。”


客厅里空调被打到二十度,等叶修翻出一套新的毛绒绒小汪家居服和新内裤,周泽楷已经脱到衬衫了。叶修拿好衣服毛巾递给他,又开好浴霸暖风,拿着湿漉漉的衣服去了阳台。心里啧啧啧,原来好看的人穿秋衣秋裤也好看得像是去走秀的。


周泽楷站在花洒的热水里,仿佛一个回复术的白光从上到下,身体和情绪被幸福感包裹着逐渐软化。思绪愉悦地放空游走,最后却停留在一个有些内疚的低气压:老师……叶修……真的很照顾我。


我今天本也可以照顾好他的。



苏沐橙要买毛绒绒家居服的时候叶修特意说大了一号,图穿着宽大舒服。结果歪打正着穿在周泽楷身上刚刚好。


但是内裤有点紧……这种想法就不要说出来了……


叶修正在微波炉里热晚饭,忽然觉得身边多了个毛绒绒的热源,是小朋友穿着毛绒绒小汪图案叫他:“老师……”


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像小点啊哈哈哈。”


抬手薅了一把小朋友的毛,发现头发湿漉漉的,才又趿拉着棉拖去拿吹风机。回来的时候发现周泽楷已经把饭菜放上桌了,摆好了筷子调羹。叶修不急着吃饭周泽楷替他急,就差把筷子塞他手里了。


叶修在注目礼中坐下,悠悠地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开口指挥青年:“厨房柜子里有姜糖粉,去泡个水喝。”


没想到周泽楷猛地皱起了眉头对他摇头,满脸写着两个字“不吃”。然后生怕叶修拿老师身份来压他似的,飞快地补充:“不会感冒的。”说罢开了吹风机嗡嗡轰轰地吹头了。


小崽子混熟了就皮了。



天气预报说着今日小雨,叶修听雨打玻璃地声音,像是越下越大了。他想起了什么,在1600w吹风机的轰轰声中朝周泽楷吼:“你电瓶车停好没?”


周泽楷关了吹风机:“没有。”


叶修和他大眼瞪小眼。意识到话里的歧义周泽楷补充:“车没电了,在店里。”


“那你怎么过来的?”叶修想起他开门时看到的一身狼狈。


“小黄。”H市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何况是在几万学生的大学附近。叶修想起周泽楷没带手套的手,怪不得袖管都灌了水。


叶老师上线开始叨叨:“我说了我不急,家里小零食好几箱不会饿着的。骑车注意安全,汽车左右转都有盲区,下雨天就更危险了……”


“吃饭。”周泽楷打断他,“老师没吃晚饭。”


言下之意:周泽楷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修晚点了的晚饭;无论他现在说什么,若是下次晚点,他依旧会把外卖放在隔水保温袋里,踏上小黄,不会记得带手套,不会理会劈头盖脸的雨水和感冒。


叶老师看着板栗烧鸡里多得不合常理的鸡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常年的独居生活让他对这份明显的好意有些不知所措。他向来是个眼冷心热的人,别人真心对他好一分能换他五分,没想到遇上哗啦一下给他十分的周泽楷。


“老师吃完了?”


“……家里别老师老师的了,叫叶修就好。”



评论(9)
热度(84)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