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周叶,方王,喻黄,双花
轰出,ggad
努力写文写文写文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4

师生paro,ooc,前文戳tag





点餐:

白粥*1

花卷*2

茶叶蛋*1

赠品:

冬日暖意蔬菜汤

红豆沙芋圆

-----------------------------------------------

点餐人:叶修

-----------------------------------------------

小周:叶修生病了吗?Σ(っ °Д °;)っ



4.

“我不会感冒的。”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那居然是个flag。不过不作用在他身上。




强降雨的那晚,叶修留了青年过夜。床按理来说可以挤下两人,但叶修还是翻了垫被毛毯打了地铺。


“地板不冷,有地暖呢。”叶修强行把青年按平,又跟裹婴儿被包似的把周泽楷地两只手塞进被子里,掖好被角说晚安。


周泽楷一侧身半个脑袋都缩进被窝里,心里欣喜又沮丧:二十岁的人了被当幼儿园小朋友,有点耻。


窗外是冷空气过境的威压,北风卷挟着雨水拍打着双层玻璃发出阵阵响声,周泽楷想起高中课文:大寒流从那块土地上弥天卷来……严寒里竟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了。不过这雨恣意滂沱,更像“千层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持,掀翻整个太平洋只为向他的矮屋檐重重压下,整个海在他的蝎壳上哗哗泻过”。


骤雨不歇,在他们安眠的小屋上哗哗泻过;又是什么,在他心底暗流涌动?


周泽楷轻轻翻身面向叶修,沉稳绵长的呼吸声仿佛电影里一个慢镜头,那些风的尖啸、雨水的拍打都瞬间远去,熟睡的人睫毛微微颤动。脸有些瘦了,周泽楷忍住想戳一戳叶修脸的奇怪想法,在心底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叶修。




叶修起床后觉得喉咙疼,边喝“清早一杯水”边回忆自己最近干了什么:


打地铺后的早上,叶修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小周便利贴:桌上有早饭,高火2分钟),根据身边一堆散乱的被子毛毯他推测,是小周好心帮他多盖了被子结果他觉得热蹬了个干净。


后一天,小周给他带了橘子。


再后一天晚上,以前随口一说的话小周还真记得,两斤十三香小龙虾,鲜红油亮,芝麻辣椒蒜的香味扑鼻而来。周泽楷不怎么能吃辣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叶修嘴上不停嘲笑,心里啧啧啧小周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啊。周泽楷委屈巴巴又气鼓鼓地专攻剥虾技术,剥完立即投喂,理由充分:食不言。于是叶修吧唧吧唧辣得欢快吃得过瘾。


小周,不,小龙虾,大概就是喉咙疼的罪魁祸首了。


叶修没多在意,想着今天不吃橘子不吃辣,多喝点儿水,应该就没事了。果然到下午的时候,喉咙不怎么疼了,只是头有点晕沉沉的。


叶修晚上早早地给周泽楷发消息。


叶修:小周,你们店里还有粥吗?


周泽楷:有。


叶修:再带两个葱花卷,来个茶叶蛋。


周泽楷:生病了?


叶修:没,喉咙有点不舒服,不碍事。




天气越来越冷,学校里留着的老师学生越来越少。姑妈家的饭店预定年夜饭的生意火爆,平时点餐的顾客倒是少了。姑妈心疼侄子,送餐的任务基本归给了店员。但周泽楷坚持要送叶修的那份,姑妈笑着说小楷对叶老师真上心啊。


“对我很好。”周泽楷总是这么对姑妈说,语气郑重。


噫,姑妈眼尖地发现周泽楷的耳朵尖通红,就像小时候被亲亲抱抱了,小脸依旧板着一言不发,被逗急了就把脸埋在你怀里,只露出通红的耳朵尖。


这天周泽楷去敲糕点房的门:“姑妈,喉咙疼吃什么药?”


姑妈从ipad的烘焙教程上抬起头:“你喉咙疼了?”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姑妈心里了然,站起身去二楼拿了杂七杂八一堆药下来。


“清开灵,银黄颗粒也可以,有咳嗽喝这个枇杷露,有痰的话喝念慈庵……”姑妈叨叨叨,周泽楷用手机备忘录记下来。


然后就在叶修家的小饭桌上,叶修剥着蛋壳,周泽楷一笔一画的把吃药流程、时间、数量写在便利贴上。


“哎小周我没那么讲究,多喝水就好了。”叶修掰了蛋白,把自己不爱吃的蛋黄递到周泽楷嘴边。


周泽楷满嘴蛋黄又喝了一口叶修的汤才咽下去:“药不能乱吃。”


叶修拌着小朋友的美貌喝寡淡的白粥:“我们小周真会照顾人。”


周泽楷不答,把写好的便利贴贴到叶修卧室的电脑屏幕边上。不过他心里很有准数,叶修一个人在家绝对不可能按时吃药。他在书架上找到自己上次夹了书签的书,霸占了书房的长沙发。


果然,饭后一杯无糖型的银黄颗粒,叶修偷偷摸摸想去厨房加白糖。未遂。


“周泽楷,你平时成绩为零了。”叶修一口气喝完恶狠狠地威胁。


“只占30%。”


“考试都59分。”


“重修。每周4天老师的课,挺好。”周泽楷笑眯眯地看着叶修哑口无言,给他剥了一颗润喉糖。




事实证明周泽楷没有小题大作。晚上九点周泽楷准备回家,走前不放心地量了次体温。


叶修在被窝里已经眯起了眼睛,周泽楷用手扶着他嘴里的水银体温计生怕他迷糊着掉了。


几分钟后轻轻抽出来。37.8℃。


昏昏沉沉的叶修半天没等到回应,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他努力睁开眼睛,朝周泽楷方向一歪头,“唔?”


却见周泽楷蹙着眉,神情踌躇又担忧。


“我,留下来,好吗?”


--------------------------------------------------------------------------

收到了好多小天使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好开心q(≧▽≦q)

所以让不让小周留下来?【作者露出心脏的微笑

评论(5)
热度(76)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