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周叶,方王,喻黄,双花
轰出,ggad
努力写文写文写文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5

师生paro,ooc,前文戳tag



点餐:

备注中说明*1

-----------------------------------------------

点餐人:叶修

备注:新安江奶酸菜鱼特大份重麻重辣

桥头排骨一份孜然一份甘梅一份五香

芝士鸡蛋仔白巧克力曲奇球抹茶球

芒果千层,五十层

一点点冰淇凌红茶,热的

------------------------------------------------

小周:这是……小情绪?摸头(ω)(╹◡╹๑ )





5.


叶修迷迷糊糊地做着梦。


月下疆场,四望照得皆是一片惨白。其实不是白,望不尽的遍野横尸、破碎甲胄和燃烧的旌旗,是血红的人间炼狱。但自从那杆自己无比熟悉的长矛带着陌生的戾气破开死气的寂静,尖啸着……扎进自己的身体。他听到血肉被贯穿的声音,低头看身上汩汩流出的黏稠的什么,目里再无红的东西。


“却邪……”叶修喃喃自语。


恍惚间一切恶怖都褪了颜色,忽而大雪埋身,枯萎的彼岸花消失得毫无踪影。叶修觉得冷,牙齿打颤。月光依旧是那个月光,以天以地见证,肃杀地宣判要在此极寒之地冰封赫赫威名的斗神。


“叶修,叶修。”有人不停唤他。


“好冷……”意识涣散,想蜷缩起身体。


“马上到了。”有人应他。


到哪里呢?他努力想恢复清明却越来越模糊。画面定格在上帝视角,雪山万座天地茫茫,年轻人背着他,沿着谷间冰河朝远方走去。不知是走出这白雪围城还是走进更深处,只是一直走一直走,仿佛要走入黑蓝天幕中静谧、横贯万里、熠熠繁星不息流淌的星河中去。




叶修醒来时脑中还余梦的残像,他睁眼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家里了。一扭头,额头上掉下一个医用冰包。


作者呢?说好的言情甜饼变重生了???


“叶修。”


他再一扭头,看见周泽楷满脸放松后掩饰不住的疲惫,顿时回到现实。


“我……”喉咙卡着不舒服,但是能说话,应该不是很严重。“我生病了?”


“嗯。发烧了,等会儿做检查。”


青年按铃叫医生,确认应答后拿着杯子掺冷水热水。叶修看到水才发觉自己渴,想撑起身来手却软绵绵地使不上力。


周泽楷忙放下杯子,双手环住叶修托着他后背抱他起来,又在身后塞了两个厚实的枕头。见叶修想去拿水,周泽楷往水杯里插了根吸管,坐在床边替他拿着水杯。


叶修喝到一半有点走神。含着一口水鼓着腮帮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爱……周泽楷脑中突然冒出这个危险的想法,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想去戳一戳。


“干嘛呢!”叶修看着小朋友的反常举动惊讶状,“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皮?”说着自己却伸手轻轻地捏了下周泽楷的脸。


像是,轻轻摘下一个,善恶果。


叶修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在白得恰到好处的色度上,静脉血管若隐若现,指甲修得干干静静。那一捏似有火焰从拇指指腹冒出瞬间灼烧了皮肤,周泽楷觉得发烧是会传染的,他也头晕面热,想去抓那只手。




叩门声。周泽卡冷静下来。


“叶修,昨天晚上来的是吧,量个体温。”医生翻看着板夹上的记录本,护士上前把体温枪塞进叶修的耳朵。


嘟——38.5℃


叶修吓了一跳:“不会吧,我现在感觉好好的,要不要再量一下?”


护士从善如流,先去量了一下周泽楷,标准体温;叶修,38.5℃。


医生快速询问着病情。


医生: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叶修一脸茫然努力回忆。


周泽楷展示备忘录:

21:00,37.8℃;

22:13,37.5℃;

24:20,37.3℃;

3:08,38.9℃;

3:30,39.4℃。


医生:吃过药吗?


周泽楷:发烧前,银黄颗粒,两次。发烧后物理降温。


医生:感冒了吗?


周泽楷:喉咙疼,没有鼻涕没有咳嗽没有痰。


医生:有没有上火?


周泽楷:前几天,小龙虾,橘子,喜欢吃辣,空调房里。


医生:最近大便怎么样?


医生依然看着周泽楷问道,周泽楷扭头去看叶修。


“哦,挺正常的。”被小朋友句句抢话头的真·病人叶修终于回过神来。



随后咽试纸培养验尿验血顺着检查流程一步步走。叶修别看豆芽板身材,实际离家独自生活以来极少生病,感冒咳嗽就去药房买点药吃。这么繁复的检查流程把他弄得有些不耐烦。好在寒假校医院没什么病号,身旁还有小周陪着他。


“小姐姐轻点儿啊。”叶修撩起袖子露出苍白的胳膊,蓝绿色的粗静脉清晰可见。太瘦了,周泽楷比比自己的胳膊想着,以后要监督他锻炼身体,叶修要是拒绝(肯定拒绝),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连哄带骗软硬皆施威逼利诱。


叶修突然回头,咬着嘴唇直勾勾地盯着周泽楷。


难道叶老师还会读心不成?小朋友惊了惊了。


“放松,别紧张。”那边护士绑上橡胶带,拍拍叶修胳膊。


原来是怕针头。周泽楷笑出了声,站得更挨近叶修,一手环住肩膀,一手掰开叶修暗暗紧握的的拳头,然后以更大的力气握住。不怕,周泽楷轻轻拍着他的背。


周泽楷的身后有一对学生情侣,女生抽了血嘟嘟囔囔地缩在男朋友怀里眼里满是委屈,男生一手搂着她一手帮她按棉球,低声哄着等会儿去堕落街吃新安江奶酸菜鱼桥头排骨芝士鸡蛋仔芒果千层。


“要喝冰淇凌红茶。”


“那是冷的,你今天不能喝。”


“你把它弄热,我就想喝那个。”


然后是男生无奈的叹气和黏黏糊糊的声音,噫,大龄魔法师叶修侧了头闭眼。


不过若是后面的小情侣停下来朝这儿瞄一眼——叶修像是被搂在在周泽楷的怀里,两人手紧握——一定会认为这也是一对情侣。




“化脓性扁桃体炎,上呼吸道感染。现在还有38.3℃,要住院。”拿到所有检查报告后医生一锤定音。


住院?!叶修觉得自己除了身子有些软飘,明明活蹦乱跳,能跟十个黄少天拌嘴。“医生,这……一定要住院吗?”


“很严重了。你昨晚要不是你弟弟看着,做过物理降温,谁知道烧上几度?第二天起来傻了怎么办?”医生看叶修不当回事,板着脸训斥他。


“回家很近,洗漱方便。”假·小周弟弟在一旁说。


“住院部有独卫,大冷天的还高烧不建议洗澡。不是我说,你看你是不是从今天早上来到现在就没睡过?他回家了你还得整晚守着,温度上去了还得背医院。医院有护士值班,万一有什么情况医生也在,更放心些。”医生在桌子上敲着圆珠笔按钮叨叨周泽楷。


“那就住吧。”叶修挠挠头。


“加床陪床。”小周弟弟补充。


“我们这儿没有加床。”医生犹豫了一会儿,“按规定也是不陪床的。”


“陪床才住院。”周泽楷异常坚定,因为听室友讲起过校医院晚上十点过后护士睡值班室,不按铃就没有巡夜。昨晚给叶修物理降温了一小时,到十二点以为退烧,幸好他闹了凌晨三点的闹钟。


即便是这样,也后怕得要命。给叶修穿衣服、找钥匙病历卡等等花了不少时间,一切准备妥当,却怎么叫叶修都只有嗯、唔之类潜意识的应声。出门前再量一次体温,周泽楷侧着头眼睁睁地看水银跳上了39的长线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坐立难安。叶修家与校医院不远不近。他背着叶修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去医院,叶修,叶修,他换着声调叫他,语气里渐渐带上害怕的情绪。


“好冷……”背上的人缩了缩,滚烫的额头抵在周泽楷的脖颈上。


“马上到了。”他停下来把叶修往上耸了耸。在零度的H市深夜里身上一层薄汗,周泽楷从没觉得这条路如此漫长,也从没想到过会有这样一个人,一呼一吸都拉扯他的心跳。


----------------------------------------------------------------------------

写修修生病写得好心疼

为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爱意的小周加油

是真实病例,有空了跟大家叨叨

以及,评论区有gn说好饿233,我在努力写小甜饼呀,来H市请你吃吃吃!

咳,看出是哪个学校的……嘘,小私心啦

评论(3)
热度(63)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