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除活动、联文和@夜雨南山 外
🚫禁止转载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6

师生paro,ooc,前文戳tag

cp预警:有喻黄



周&叶今日菜单:

黑米粥

玉米排骨煲

番茄炒蛋

花菜炒肉片

米饭

------------------------------------------------------------

叶修:学校的粥太薄了,薄粥撑肚皮。甜粥太淡咸粥太咸。玉米有点老,汤里味精太多。番茄炒蛋番茄一点味道没有全是番茄酱的味道。花菜太硬肉片太少。餐餐吃那么清淡,嘴里淡出鸟了。

小周:……不管说什么,都不会买风味食堂的麻辣香锅的【小声叭叭



6.

维C,头孢,葡萄糖。从上午八点挂上水挂到中午十二点,体温从没下过38.5℃。医生向周泽楷妥协。


“等会儿睡个午觉,下午还有一袋。”住院部医生过来提醒叶修做雾化,护士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把预留针粘好。


“还没有退烧?”周泽楷有些担心。


医生对这个情况倒是见得多了,笑着安抚他:“他这个化脓的情况,一下子吃退烧药不好,退烧总要有个过程。如果晚上还是这个温度的话就开退烧药。”


“没事啦,”那厢叶修倒是轻松自在,“我觉得我挺好的,应该明天就出院。”


医生无情地打破他的幻想:“今天退烧也要留院观察。”


校医院的住院部其实挺不错,可住三人的病房叶修一人独享,有阳台有独卫,窗口望出去就是学校的草坪和湖。离食堂不远,后面还挨着饭店小吃堕落街。


“我这本来是单身公寓的,你一来降级为宿舍了。”叶修假装嫌弃小朋友。


“两人宿舍,博士生待遇。”


“我还不能有个博士生待遇了?”还没读博的叶修说话丝毫不脸红,往嘴里塞了两颗小番茄,又递了一个给周泽楷。“小周过来坐会儿吧,我觉得你今天精神不大好,是累着了吧。”


周泽楷摇摇头,坐到叶修的床沿去叼了那颗小番茄。不是因为精神不好,他心里默默的想。


叶修以为他是累得不想说话了,小朋友头发有些长了挡眼,不过看向他的眼神一样温润柔软,叶修替他拨拨额发心疼地哄:“小周先睡一会儿吧。”


“晚了食堂没菜。”青年在照顾叶修这事上一向固执。


叶修知道自己改不了他的主意,不如早去早回。叶修摸出自己的校园卡往周泽楷手里一拍:“来,叶老师养你。”又怕他拒绝补了一句:“里面是学校定时充的,用不完又拿不出。”


周泽楷问他想吃什么。


“风味食堂麻辣烫!”叶修看着小朋友的眼神变得危险,连忙改口:“二楼的爆肚和夫妻肺片。”


小朋友把卡往兜里一塞,彻底不理会他,一个人买饭去了。



周泽楷去学校的大食堂打了中饭回病房,边吃边记下要给叶修带的生活用品,牙膏牙刷内裤袜子一长串。


“别拿那么多,医生说退烧了请假就可以回家。”叶修说着摸了钥匙给周泽楷,“电脑桌第一个抽屉里有备用钥匙,再拿一把放你那儿。卡也你拿着。”


“相信我?”周泽楷笑着收了钥匙跟叶修开玩笑。


“按医生说的我昨天那可是命运都掌握在你手上,怎么能不信呢。”叶修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低头舀了最后一块排骨放进对面地碗里。


再抬起头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却是一脸的郑重:“辛苦了,真的谢谢小周。”


不用谢的,叶修。周泽楷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但他当时没有说,后来收拾饭盒、整理屋子、督促叶修午睡的时候也没有说。他先回自己宿舍洗了个澡,收拾好东西跟姑妈告假,然后从学校后门向叶修家走去。


虽疲惫着,但走这一段路的心情和以前比却是大不相同了。在过去的24小时里,周泽楷知道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有什么小小的萌芽破土而出。有种感情已经不能再自欺欺人地用“在乎”“对他好”来逃避。


是,喜欢呀。


喜悦与忧虑相伴而生,倏的从云端到现实不过几秒,种种情绪鲜明庞杂。


也许能被回以爱,也许要就此分道扬镳,也许玫瑰会在今晚的月色里吐露芬芳,也许缄默的蚌壳会在夜夜涛声里辗转难安,把一句说不出口的哽咽酿成珠粒。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份感情看似清浅,实则深植于心,在之后的数月经年里长成参天大树。




喻文州进病房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挂水的叶修,而是在旁边床上睡得香甜的周泽楷。


“这就是你说的照顾你的人?”喻文州微蹙起好看的眉头,他是那种给人感觉极温和的人,连蹙眉也是带着古典式的委婉。


温馨小熊图案的浅灰色压棉睡衣睡裤,长睫毛随呼吸声轻微颤动,标准的侧卧姿势。


喻文州仔细看了一眼,跟叶修对口型:“周泽楷?”


叶修点点头压低声音说:“应该很累了,让他多睡一会儿。文州你来了就陪我去做个雾化吧。”


等两人做完雾化回来时,周泽楷睡眼迷蒙地坐在床上,看表情是在思考叶修去哪儿了。叶修见状又是一顿自责,告诉他自己做完雾化了让他再回笼睡一会儿。


谁知周泽楷摇摇头,寻了拖鞋起身倒水。两杯温热适中的水放在叶修床的翻折桌上,又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喻老师好。


“嗯?文州不愧中文系第一男神啊,在我们系都这么有名。”


周泽楷的目光变得犹豫起来,倒是喻文州自己说了:“大概是少天说的吧,是不是,计算机系系草?还是上次我听我们班女生说,是校草?”


“都不存在的。”被调侃多了回答就异常果断。




前一天,喻文州在QQ上敲叶修说想约几个人出来聚一聚,叶修一秒戳穿:“喻老师,是不是想叫上黄烦烦啊?”


喻文州和叶修一样,都是研究生后留校的,之后也都要继续读博。现在在学校里讲课不过是帮着导师上个课,两人之间称老师十足揶揄。


喻文州坦荡荡:“前段时间一直缠着我,我也觉得跟他做朋友挺开心,合拍聊得来。最近不知怎么的突然开始躲着我了,想借你之名约他出来。”


黄少天一直吵着嚷着要和叶修pkpkpk。叶修在喻文州的描述里听出一点不可描述来,其实很想淌这趟浑水,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文州,不是我不帮你啊,我现在在校医院住院呢。”


好友住院自然要关切一番,约了时间第二天就拎了水果来探望。顺便也来看看叶修说的“照顾他的超乖超顺眼的小朋友”。


叶修对于周泽楷和黄少天寝室是对门还在社会实践里做过室友这一点啧啧称奇,认为他们俩就是南北极两端。“我最敬佩文州的一点就是他能跟少天待一块儿。”


然后叶修就各种怂恿各种撺掇周泽楷讲黄少天的糗事,周泽楷想了想挑了个无伤大雅的笑料。叶修为了不引起护士的白眼竭力压抑着笑声,喻文州也是笑得眯了眼,过会儿还回味似的评价一句:“少天真可爱。”


噫~~~哟~~~叶修发出怪声。


周泽楷突然领会到了什么革命精神。




叶修近饭点才挂完水,喻文州和叶修告别又喊周泽楷一起去打饭。


“你照顾叶修挺上心的。”喻文州走在路上悠悠地提起话头。


周泽楷认真回答:“叶老师之前都很照顾我。”


“哦?”喻文州脸上浮现一丝微妙的笑意,“叶老师总是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的,居然很照顾你?看来……是很喜欢你啊。”


周泽楷心里一跳,但也明白此喜欢非彼喜欢。两人走在路上,一个是中文系男神一个计算机系系草,有不少迎面走来的外系女生向喻文州道老师好,顺带着偷偷摸摸看几眼周泽楷。身旁窸窸窣窣“难道要拆我cp了吗”、“年下?年上”之类莫名其妙的话不绝于耳。


“叶老师很细心,有时候唠叨,”周泽楷脑中突然想起某个雨夜来,一时脱口而出,“我也很喜欢叶老师。”


此喜欢彼喜欢地掩藏一颗真心,小王子告诉大人一个秘密,真正重要的东西是眼睛看不见的,要用心。所以在旁人目光所不及的周泽楷的心底藏着一个叶修,要等哪一天在撒哈拉沙漠那样广阔的爱意里,以心换心。


喻文州依然是让人在冬日里想起春风的笑容,但看起来更开心一点:“我知道的呀。嘴巴不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周泽楷同学看向某人时眼睛里简直有星光。像是……”


喻文州不知是说给周泽楷听的还是喃喃自语。


“像是有一个人独一无二的人在浩瀚星海中的某一颗星星上朝你微笑,你就觉得整个星空都在向你微笑,洒下星光。”

-----------------------------------------------------------------------

小王子:那时我什么也不懂!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她的话来判断她……可是,我毕竟是太年轻了,不知道该如何去爱她。

楷楷小王子,要勇敢一点啊!


评论(2)
热度(46)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