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除活动、联文和@夜雨南山 外
🚫禁止转载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9

师生paro,ooc,前文戳tag




小周厨房订单:

龙井虾仁

新派蒜香鳝段

爆炒天目笋衣

米饭

枸杞红枣银耳羹

————————————————————

苏沐橙:诱人!感觉香气从屏幕里钻出来。好想吃😭😭给小周打call【周式打call.jpg】




9.

夸下海口要在第二天出院的叶修,体温起起伏伏四天,终于第五天早上起床时神清气爽。


“小周啊……我想出院……”可怜巴巴。


被医生无情驳回,高烧后的病人,一律都是要留院观察的。


几天里苏沐橙多是中午带来午饭,下午替了周泽楷让他回家休息,周泽楷晚饭点带保温盒来病房。不生气的沐橙又回归了广大少男心中笑容甜美的女神形象,周泽楷觉得她更为可爱的一点是她偶尔会分享一些叶修年少的事,比如来南方的第一个冬天晚上不盖羽绒被感冒了,台风过境没当回事溜去网吧打游戏当晚只好借宿网吧,被邻居家小妹在情人节送了爱心型巧克力后寝食难安拉着苏沐秋半夜谈心……


“我当时是纳闷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误会了,那么小一姑娘怕祸害了。”叶修一开始还会嚷嚷我不要面子哒,后来逐渐配合起苏沐橙回忆往昔峥嵘岁月。


“大帅哥今年跨年的时候是不是也很多礼物呀?”苏沐橙突然掉转火力。


叶修也来劲,“有多少啊?”


“表白墙上小周名字出现频率可高啦!喻老师和王老师也很受欢迎哟~”


周泽楷借机迅速转移话题,“叶老师,也有。”


谁知叶修淡然,“沐橙都截图给我了,不过‘表白叶老师如果作业简单点就太好了’和‘表白计科第一男生叶老师但嘲讽脸让人不敢爱’这种,真的算表白吗?”


“是吐槽吧!”苏沐橙补刀。




叶修住院第六天,是苏沐橙要离开的日子。


“你今年真的不回B市?”苏沐橙最后一次问叶修。


叶修懒洋洋,“我家在这儿呢,回去多麻烦。”


苏沐橙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说着会给他寄明信片带礼物回来,又是对他生活作息一通叮嘱,一脸的不放心。


“我这儿有小周呢,你不要老挂念我,不然沐秋要吃我醋啊。好不容易去了就开开心心多玩几天。”又转头拜托周泽楷,“送沐橙麻烦小周了。”


周泽楷点点头,手里拉了两个苏沐橙的28寸行李箱。


苏沐秋今年在R国的研究室里过年,苏沐橙拿了奖学金打算给哥哥一个惊喜。本来叶修也要一起参与这个惊喜,这一场发烧打乱了计划。糟糕的是他退烧太晚还要继续挂点滴,苏沐橙不放心叶修叶修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机场,且不说春运大潮人多眼杂,拖着两个箱子上车下车都不方便。还是周泽楷看出了叶修的担心,自告奋勇陪苏沐橙去机场。


“小周,谢谢你陪我来呀。”出租车后座上,苏沐橙轻轻地对周泽楷说。


“不客气。”青年甚至微笑了一下,苏沐橙发现沉默寡言的小学弟其实在相熟后挺容易交流的,表情也丰富不少。


“还要谢谢你这几天照顾叶修。”


“之后也还想麻烦你照顾一下,他这个人自己过日子太能将就。”


“他扁桃体很容易发炎,也不知道多喝水,麻烦你有空提醒一下。”


“我若是每天给他发消息,他会觉得让我挂心了,这个傻瓜。”苏沐橙轻声说着,脸上露出无奈又温柔的表情。


“不麻烦。”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直视着苏沐橙说话让他有点尴尬,但他还是说下去,“会照顾好他,好好吃饭,不生病,一起过年。”


周泽楷曾经听人说,楚云秀成熟御姐气质,唐柔有些高冷,唯独苏沐橙就像那个小学班上脾气好成绩也好的女生,相貌没那么惊艳,却更赏心悦目。


其实不是的,周泽楷暗想,苏沐橙笑起来的时候,炫目夺人,眼睛里还有星点亮光。


特别是她还说了一句话。


原来小周那么喜欢叶修啊。




上一次是喻文州遮遮掩掩的文艺抒情,这一次却是一语道破的直球。被说穿的周泽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什么忸怩,还是老样子替叶修把什么事都考虑周到。


叶修来住院时没带什么,出院时收拾出大包小包。一直跟医生软磨硬泡要回家,心愿达成太突然,眉开眼笑地跟住院部的医生们拜早年。两个人带好帽子围巾口罩,都提了沉甸甸的袋子,步伐却特别轻快。


“这么开心吗?”周泽楷被他的好心情感染,在杭州冬日的狂风中朝叶修喊。


“当然!我都几天没碰电脑了!”带了口罩声音闷闷的,一张脸上唯一露出的眼睛亮闪闪地透出喜悦。


但叶修到家后连电脑的边都没摸着,就被赶去洗头洗澡。周泽楷找了一次性手套和皮筋保护有针孔的手,白皙皮肤上大块的淤青让人看了心疼。


一场热水澡洗得畅快淋漓。收拾好自己,叶修从浴室里走出来,发觉地暖空调都已贴心地打开。放在玄关的大包小包消失不见,叶修猜测已经各归原位。


小周这孩子。叶修不知为何在心里腻腻地叹了一口气。他拒绝了卧室电脑的诱惑,转身走进厨房里。


这一眼惊吓大于惊喜。厨房日常沦为摆设,顶多下个面热个饭洗个水果,厨具只有一个炒锅、电饭煲、微波炉之类,油盐酱醋大米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而现在煤气灶上有一个从来没在家里出现过的炖锅,刀架上一列不知道有什么区别的刀,两排橱柜塞得密实满当,常见如八角桂皮香叶,养生如小米赤豆杂粮,不一样的酱油放了三瓶。周泽楷打开柜门拿出一罐茶叶,四个大字西湖龙井。


不过几日,小朋友就把叶修家过得像自己家。也可以说,更像个家了。叶修斜倚在门框上,看周泽楷围着苏沐橙买的粉色喵咪围裙,在这人间烟火气里砸吧出一点过年的味道。


周泽楷转身要去厨房外的冰箱,叶修在哪儿一声不吭把他吓了一跳,吓的称呼都错了,“老师!”


叶修没忍住直接笑出声。周泽楷也笑了,“五点半开饭,油烟气重。”意思是赶人了。


“哟,嫌我碍事啊小周,我好心来给你打下手的。”


“冰箱里,蒜泥。”


“好嘞,周大厨。”




叶修被综艺节目笑得滚倒在沙发上。


周泽楷端着两碗银耳羹从厨房走出来,轻轻搁茶几上。瘫的没正型的叶修挣扎着爬起来拿过一碗。


“佛系养生,就差个泡脚桶了。”叶修捞了个红枣,周泽楷把果核盘放到自己腿上,离叶修近一点。


小朋友竟然很认真地点点头,“明天去买。”


叶修哭笑不得。


“还有枸杞,中年养生。”两人持续进行着这种外人看起来很无聊又没营养的对话,“加小时候吃的糖桂花也不错。”


小朋友依旧认真,“糖桂花是什么?”


“新鲜桂花,晒干,取100克,加两勺麦芽糖,上锅蒸10分钟,冷却后装罐子里冰镇。”不知为何这样学术专业的烹饪知识从叶修嘴里说出来有些奇怪。


“哎呀代沟了代沟了。”叶修撇嘴,“说这梗都没人接了。”


周泽楷慢慢喝着银耳羹努力思考,叶修见他呆毛都快弯成问号了就自己说下去,“我小时候有个坑王作家,《X族》,听说过不啦?”


周泽楷突然露出沉痛悲愤的表情,朝叶修点了点头。叶修觉得他下一秒就要说出《白毛女》经典台词,“八年了……”


“也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有没有从北冰洋里游出来了,还能不能吃到他想吃的糖桂花呢……”叶修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综艺上,懒洋洋地说。


“能。”他听到周泽楷对他说,“明天就做。”


窗外天色已是漆黑一片,叶修不知道外面的北风会不会把夜行独归人的眼泪吹成冰花,他只知道这狭小的租房是他可以安耽于此的避风港。在这份暖意和舒适带来的慵懒之中,他的思绪像被浸在一锅粘稠的糖桂花里,文火慢熬,整个屋子充满芬芳香甜。周泽楷一圈圈搅着勺子,然后他就真的不想思考,也无法思考,他说到这个梗的时候心里隐约想到了什么。


“快……过年了啊……”叶修听到自己这么说。


周泽楷心中一动。一份生涩的邀请辗转在唇齿之间。


“叶修,一起过年吗?”


按压住滚动在喉头的下意识回答。叶修想了一会儿问他,“你不去你姑妈家过年吗?”


“……想跟你过。”青年的眼神澄澈透亮。


叶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露出笑容,于是慢悠悠地说:“那好啊。”


终将酿成果实。

--------------------------------------------------------------------

下一章,真的,真的,告白。

【诚恳脸

评论(12)
热度(52)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