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周叶,方王,喻黄,双花
轰出,ggad
努力写文写文写文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10

师生paro,ooc,前文和设定戳tag




10.
叶修迷糊中感到身旁有动静,他翻了个身思维努力和睡意做斗争。

“睡吧,还早。”周泽楷看着叶修在被窝里蠕动着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音节,觉得好笑又可爱,帮他把在外面的手塞回被子里。

于是叶修每天都幸福地睡到自然醒,再与温暖的被窝缠绵一会儿,清醒后顶着个鸡窝头出门就能闻道早饭的香气。

“今天吃什么?”叶修先走去厨房,把还沉沉的头往周泽楷肩上一搁。

“香香的蛋卷。”周泽楷说的蛋卷偏近于玉子烧,他一手端平底锅锅另一手拿着锅铲,只能耸了耸肩颠颠叶修,“快好了,去洗脸。”

叶修懒洋洋地趿拉着毛绒棉拖去解决个人问题,回来时桌上已放好一杯温热的蜂蜜水。吃早饭前他回卧室,折个被子收拾睡衣,美其名曰老骨头的佛系晨练。

对面叶修埋头吃蛋卷,头上有一撮儿角倔强地支棱起的毛,冬日温和的阳光把他的头发染成暖意的褐色。周泽楷突然觉得,就这样,就挺好的。




两个人的相处并不是一开始就温馨和谐毫不尴尬的。尤其是第一天。

两个大男人平躺在一张单人床上有些尴尬。叶修不认床,但白天充足的睡眠和回家的兴奋感让他毫无睡意;周泽楷有些困,但他习惯侧卧,然而当下的情形他无论向左向右侧身都有点奇怪。周泽楷闭着眼,叶修睁着眼,两人都知道对方还没有睡着。

第一次,和自己歆慕的人躺在有些拥挤的床上,叶修的呼吸近在耳畔,似乎是缠绕上了他的神经末梢。周泽楷努力抑制心中疯长的渴望,然而他自己都无法确定,那个外人都能看穿的秘密,还能不能在这个小屋里完好掩藏?

还是叶修先开口了。叶修有一项非常特殊的技能,使他在全校众多老师中别具特色脱颖而出。因Z大的计算机专业全国A+仅次于清北,所以不仅计科专业的同学能认识叶老师,所有大一新生都会通过通识课或者口耳相传的方式领受到这一技能的威力。

学生匿名评价老师系统中将此技能命名为,开口跪。


“小周,你作业做完了吗?”

周泽楷脑中那一点旖旎被无情打断,虽然这显然是没话找话,但他还是诚实回答:“没有。”

周泽楷以为叶修要督促他写作业,结果叶修换了个问题接着问:“小周,你有没有翘过课?”

……好学生形象和诚实中的艰难抉择……

“翘过……”

“哦?什么课?”叶老师兴致盎然。

“……毛概。”

“切,我还以为我的课呢。”叶老师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失望,但是这个好奇宝宝三千问的环节还在继续,“小周最喜欢哪门课?”

“机器人导论。”

“王大眼儿那课?!”叶修戏很足地长叹一声,“计科和控制的交叉课程学校本来是要我去上的,结果我得带研究生。啧啧啧,不然小周最喜欢的就是我的课了,我院院草居然被王大眼儿迷了心窍,令人痛心啊。”

不,最喜欢的老师是你,最喜欢的人也是你,明明是被你迷了心窍。周泽楷在黑暗中对着天花板无声地说。

叶修又问了一大堆问题,喜欢哪个食堂,喜欢哪个茶吧的哪杯饮料,喜欢Z大的哪一处风景。

那个问题最终还是被抛出来,两人挤在同一张床各用一床被子把自己裹成茧状,而周泽楷却觉得自己的心事快要被剥开。

“小周,你有喜欢的人吗?”

长久的沉默让叶修误以为周泽楷睡着了,他侧了身去看周泽楷结果发现身旁的人碰巧也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有什么异样的情愫在黑夜的遮蔽下悄然发酵,静得呼吸声和心跳声交缠在一起,叶修觉得喉咙发痒,这个问题可能太私人了,逼近临界阈值的紧迫感让他不禁想说点什么。

“有的。”周泽楷轻声说,对着叶修抿出一个足以融化这个冬天的笑容。

那一瞬间叶修回想起自己听到过的关于周泽楷的所有传闻,有的说计科院草周泽楷的好看是不近烟火的萧疏,而此言立即被驳斥,翻出周泽楷在军训时帮女生下刺刀的照片,明明是从此阡陌多暖春。又有不服气的在论坛上发帖要对比周泽楷、喻文州和王杰希,叶修挂着管理员的闲职很有耐心地从第一页开始翻,周泽楷的迷妹团花式赞美,说他的眼睛里是林深见鹿有灵且美,说美而不自知的青涩最让人心动,少年意气,是璞玉的天然本色。后来有一段校庆器乐表演的视频被置顶,镜头转向周泽楷时,“遇上方知有”、“你是人间四月天”、“云胡不喜”的弹幕刷了满屏。

很多年后,漫长年岁模糊他们的面容,但叶修仍能清楚地记起这晚的笑容。

又一个问题涌到嘴边,先于理智脱口而出。“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当时很想收回这个问题,或许是周泽楷眼神的温度几欲灼伤他的心防。但他为什么又没有出声呢?

叶修不记得周泽楷说了什么,以周泽楷的表达能力,更有可能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睡意袭来之前,叶修觉得那些传闻说得都对,也说得都不对。在这个此生难忘的最后一个冬季,在那晚的雪色与月色之间,他是第三种绝色。




第二天的早晨,叶修清醒地异常迅速,因为他回忆起了昨晚那个糟糕的梦境。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向,但梦境从未如此清晰。青年带着和昨晚一模一样的眼神,安全感和侵略性奇妙地在他身上共存。两人忘情地拥抱、贴近、亲吻、噬.咬着彼此,除却衣物的隔阂,滚烫的温度从一个人身体带着力度和风声贯入另一个人的深处,擂鼓般的心跳里他被抛起又跌入深海,不知餍足的渴望让四肢还有更亲密的地方不自主地如抓住稻草般,缠绕、绞.紧,他向周泽楷发出将要溺水的求救呼喊……

叶修将头埋进被窝里,但某个熟悉的味道让他一下子掀了被子从床蹦到地上。他打开房门向外望了一眼,没看到周泽楷的人影,迅速关上门换上干净的衣服,检查被单开窗通风消灭一切犯罪痕迹。然后为了避免短裤孤零零地在阳台飘扬这种欲盖弥彰的尴尬,叶修把昨天换下的所有衣服都洗了。

周泽楷提着满满两袋菜回来时,发现叶修在阳台上晒衣服。

“小周这么早就出去了?”叶修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紧张和尴尬,但他很快就回到和周泽楷自然相处的平静中。

“嗯,买菜。”周泽楷没有察觉什么,“早饭吃过了吗?”

叶修这才想起来没有,心情平静后被抑制的饥饿感突然袭来。

“要先吃早饭。”周泽楷略带责备的语气,“快来哦。”转身走进了厨房。

叶修晒完最后一双袜子,晃悠悠地走到餐桌前。周泽楷出门前给他在电饭煲和蒸锅里留好了保温的早餐,桌上还细心地留了便条。

叶修盯了一会儿便条最后那个画的那个笑脸,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对自己说,只是最近总是面对小周所以脑中残留了影像。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对周泽楷抱有什么友情以外的想法,他那么照顾你、信任你,昨晚还毫无保留地回答了你的所有问题。

而且,他有喜欢的人了。叶修在心里默念着。周泽楷把筷子递给他时,他差不多已完全说服自己。




一开始借宿叶修家,是周泽楷出于叶修大病初愈需要照顾和监督的考虑。他虽然跟叶修约好了一起过年,但一直住着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会不会打扰他原本的生活了?有一天晚餐时周泽楷询问叶修。

“打扰啊!当然打扰!”叶修夹了鸦片鱼的鱼脸颊给周泽楷,自己夹了剩下的鱼身,“这可是精华部分。”

“要不是你给你开小灶辅导,我可以打多少时间游戏?那天要不是你非逼我睡觉,我肯定可以肝完特典皮肤。还有那个输给黄少天的野图boss……”

某人滔滔不绝还说得理直气壮,周泽楷给他一个懒得理你的表情,彻底打消了回家一个人住的想法。

姑妈的店已经关门,终年忙碌的一家人在年夜饭前休息放松一段时间,去别墅度个假。学校宿舍已经封楼,申请住宿要集中搬到新的宿舍。周泽楷搬了一次行李就在叶修家安顿下来,原本两人的生活作息迥异,但他们在相处中发现彼此的性格非常契合,轻松地度过了磨合期。

周泽楷逐渐摸清了叶修喜欢吃的菜和忌口,听叶修讲了年少离家出走遇见苏家兄妹的传奇故事,发现叶修还有个双胞胎弟弟,知道了叶修如果太累晚上会有轻微的鼾声,跟叶修一起打游戏配合还在服里打出了点名气。而叶修逐渐向早睡早起的方向靠拢,习惯了按时一日三餐,习惯了周泽楷做菜的风格口味,还跟周泽楷一起晨练过——在操场上周泽楷跑着套了走路的叶修一圈又一圈。

叶修慢慢觉得,就这样,就挺好的。

——————————————————————
后面的告白写好了,晚上赶得有点急还是明天白天再修一修,下午放
就快新年啦!大家元旦快乐哟๑(ń ◡ ń)๑

评论(5)
热度(64)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