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除活动、联文和@夜雨南山 外
🚫禁止转载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12

师生paro,ooc,HE甜甜甜,前文戳tag




12.

叶修一拉被子,把头埋进被子里装死。


那些浪漫到让他起鸡皮疙瘩的情节、那束点亮了他们眼神的烟花棒、还有那个湿乎乎的缠绵的吻……他确实喝醉了,可他什么都记得。


这个出人意料的初吻,貌似……还是自己先伸的舌头……



叶修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他没有办法无视自己的心动,雀跃、窃喜混杂在过速的心率里。但在这令人缺氧、窒息的情绪里,有难以掩抑的抗拒。


醒醒吧,小周年轻又腼腆,可能是因为没有过深入交往的友谊,可能是朝夕相伴的亲密迷惑了他,更大的怂恿者可能是除夕之夜的乡愁、孤独、同病相怜,或者酒精之流。


他的灵魂深处潜藏着一份说不清的愧疚感。叶老师,他视你为老师、好友甚至在精神上更有重量的什么,自己是否真的背负起了这份责任?还是在某些取向上误导了小朋友,给了他错误的希望又要亲手扼杀?叶修很茫然,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不会因为寂寞、新鲜刺激去假意接受。


周泽楷进卧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蒙头蒙脑的大型婴儿被包。他唇角带着压抑不下的笑意,用异常温柔的动作推了推叶修,谁知被包反应异常激烈地抖了一下。


“叶修,别闷头。”


叶修听到周泽楷有些担忧的提醒,心中长叹一口气。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如……


装傻吧……



“唔?小周,早上好啊。”装得睡眼惺忪,像模像样地打了个哈欠。


周泽楷没有察觉什么异样,帮叶修递放在一旁椅背上的衣服,又翻了双干净暖和的厚袜子。叶修穿衣服他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神黏腻腻地跟随着手的动作。叶修套上最后一件家居服外套掀了被子要下床,周泽楷突然在他面前张开了双臂,满脸写着“要抱抱举高高”。


叶修愣在那儿一时不知如何回应,青年举起的胳膊渐渐僵硬,喜悦的笑容中透着一丝不解和沮丧。叶修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顺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


“怎么突然这么热情,真不习惯哈哈。新年快乐啊小周。”


周泽楷听到那声明显的干笑时完全呆住,叶修转身离开卧室逃进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他还僵在原地。



会不会对小朋友太狠心了?叶修看着横放的牙刷上挤好的牙膏,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不狠心斩断暧昧,早晚将两人都逼上无路可退的绝境。他宁可现在就做一个酒后乱情的恶人,不愿在事态无法挽回的时候说更刺痛人心的话。


叶修在浴室里磨磨唧唧了半天,慢吞吞地走到餐桌上,热气腾腾的早午饭和厨房里系着围裙的身影让他心情复杂。他跟那碗八宝粥对视了一会儿,认命地拿起勺子。明明放了足够的糖叶修却尝不出丝毫甜味,像是失去颜值加成后变回原本寡淡的滋味。


他一勺接一勺机械地往嘴里送,周泽楷出来看到他一副神游天外食不知味的样子,心里苦笑了一下,却是好好地坐在叶修对面,轻轻说:“叶修,我要走了。”


叶修听到这话后抬起头,眼神的焦距终于回到了粥碗上,只是舔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半晌才开口,“小周,你不必……”


“我爸妈回来了,”周泽楷轻声却坚定地打断他的话,“你起来之前,我就收拾好了。”


叶修的思维看上去已经稠得跟八宝粥一样了,他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周泽楷的意思。这时青年已利落地把围裙挂回厨房,套上一件羽绒服坐在玄关的小软凳上穿鞋,旁边就一个行李箱,干净得颇有些凄凉的味道。那小软凳还是小周买的呢,叶修站在一旁想对要离去的周泽楷说点什么,毕竟两人还过了一段可以称得上情深义重的日子,可越到这时叶修就越不知道说什么。


这可不是你平时的样子啊,叶修在心里唾弃自己。


“走了。”周泽楷直起身来,叶修猛然间发现小朋友原来比他高挺多,从身形上看比自己更像个大人。


“我送你。”叶修仿佛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很快的就换个衣服,你等一下。”


“不用了。”周泽楷抓住转身就要去拿衣服的叶修的手腕,感受到叶修瞬间的僵硬他心里又是一阵酸涩。但还是如无其事地放开,甚至还露出了一个算得上柔情的微笑,“今天风大,你回来的时候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叶修知道自己送他恐怕是一路尴尬也就放弃,之后干巴巴地道别,“路上小心啊。”


“嗯。”周泽楷拎起行李箱,打开门就跨出去。


“风大,关门。”叶修像是想目送他下楼,握着门把手不关门,周泽楷只好又回头跟他说。


“一会儿就关,再见小周。”说罢觉得再见一词听着很刺耳,“开学见?”


青年却是没回答,朝他挥挥手,消失在楼梯转角。


叶修很轻很轻地掩上门,像是怕那声关门声伤了谁的心。




这个有些年头的老房子是学校附近的廉租房,一个人住着宽敞两个人就有些拥挤。原本叶修不习惯太细致的整理,各种杂物书籍到处堆放倒也显得充实满当,结果周泽楷在某天上午很勤快地收拾了整个屋子,该丢的丢,其余端正地收进橱柜抽屉。叶修一时间不习惯,过了几天就觉得屋子看上去清爽宽敞很多。


而现在只有一个人了。似乎像是他丢了什么不该丢的东西。房间空荡荡,心里空落落。


不能这样,不能错误地把依赖当感情。叶修在打了一下午心不在焉的游戏后狠狠告诫自己。


下定决心,叶修起身给自己拾掇晚饭。走到厨房门口,叶修知道不会有系着粉色小猫咪围裙的田螺青年,径直打开顶柜拿了袋红烧牛肉面。拿到手上包装刚要拆包装,摸到背面贴着便利贴。


——不健康,面条在右。


叶修看着“不健康”三个字后面跟着的凶巴巴的颜文字,不由自主地脑补从小奶狗变成小狼狗的青年露出固执的表情。叶修没撕便利贴默默把泡面放回去,重新去柜子里找挂面。


荞麦挂面放在右边最显眼的位置,也贴了便利贴。


——加个蛋,冰箱里冻牛肉。


叶修在锅里烧了水,拿出一小束挂面后扎了口连着便利贴放回原处。他转身打开冰箱门取了鸡蛋,最后在下层发现一大碗红烧牛肉,已经结成肉冻,知道他不喜欢还贴心地刮掉了牛油。叶修又在冰箱里探头探脑,摸到两张便利贴。


一张贴在大瓶的牛奶上——每天,加热一分钟。


另一张贴在一小盒草莓上——已洗,今天吃。


叶修听到锅里水沸滚的声音连忙关上冰箱门,抬手下面,这项技艺其实比周泽楷都娴熟。过了那么多年一个人的生活,也不可能餐餐泡面外卖地过,还有小时候换着样式给沐橙做晚饭,他不会做饭就学了不少面条的花样。


叶修突然想起喻文州的一条动态来,卖相甚好的意面配上精心挑选的滤镜,文字偏偏选村上春树拗了个伤情的气氛:“春、夏、秋,我继续煮着意大利面。那简直就像对什么事情的报复似的,就像一个把负心情人的古老情书,一束束滑落炉火中的孤独女人一样,我继续煮着意大利面。”


怕自己才是那个负心情人吧。叶修盖上锅盖想。



晚饭到睡前,叶修在自己家里地理大发现。


周泽楷的便利贴无处不在,电脑前提醒他两个小时必须起身走动,烧水壶上提示他平时喝的果珍阿华田的位置,2L的保温杯说“抱我去房间里”简直卖萌犯规。叶修估计是他早上知道要走后开始做的。那么直到自己醒来,不长的时间里细致地用了半盒便利贴,给自己煮了能吃一两周的红烧牛肉、鲞烹鸡,还做了中饭。


算不算错付深情?这晚叶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是心事半是冷。他从没觉得自己的床那么大,原本两个人两床冬被紧紧挨在一起,现在没了这温度冷得想蜷缩起身子。他想了想扯扯耳机线直起身来,把周泽楷折好的被子抖开压在自己被子上。


只听耳机里唱,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衫薄。身体逐渐暖和放松,睡意带着熟悉的气息翻涌而来。


------------------------------------------------------------

全职高手x饿了么x汉堡王有修修套餐噜!

决定要点这个外卖!

毕竟一开始产生这个脑洞就是点了个快到惊掉的饿了么x一点点

评论(8)
热度(48)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