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周叶,方王,喻黄,双花
轰出,ggad
努力写文写文写文

【周叶】米其林爱情外卖 13

师生paro,ooc,HE甜甜甜(不要怀疑),前文戳tag




13.

周泽楷在高铁上睡得昏昏沉沉,三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像是急着要把过往的旧年甩在身后。


就像自己软弱地要逃避那间温暖馨香的小屋,要逃避那双藏着善意谎言的眼睛。周泽楷一向睡眠规律,然而在初次感情挫折面前不免像所有求而不得的年轻人一样,清醒地沉湎于情绪漩涡。窗外月光一泻千里,他睡不着干脆起身拉开窗帘,接着月光刷手机。


问候新年快乐的消息上百条,但他知道没有自己想要的那条。周泽楷划掉一些公众号和明显无诚意群发的消息气泡,给认识的朋友一个个回复消息。他线上也不喜欢多说话,大多回复一句新年快乐附个表情包或颜文字。室友倒没有给他发消息都是在寝室群里问候了,杜明在群里喜极而泣地嚎收到了唐柔女神的新年祝福,四舍五入等于女神主动来跟他说话了呢。


女神吗?周泽楷想着,往下果然翻到了苏沐橙发来的新年祝福。周泽楷突然发现自己走后叶修是独自在家这件事没有向苏沐橙提起过,毕竟以前承诺过要陪叶修一起过年,大年初一就跑路实在情非得已。


周泽楷:沐姐新年快乐!


周泽楷:爸妈回家,我回S市,叶修一个人,抱歉……


苏沐橙:小周新年快乐呀~你那边挺晚了吧,还没睡?


苏沐橙:没事,我会q上敲他让他注意点作息的。年初七初八左右我也回来了


周泽楷:嗯嗯.jpg


苏沐橙:对啦~嘿嘿(●ˇ∀ˇ●)你们咋样了【星星眼


周泽楷对着这问题有些犯难,他自己情绪乱七八糟没理出个思路也不知道怎么跟苏沐橙交代。他想了好一会儿,字打了又删。


周泽楷:他装作不知道。大概是不想理会。


那头的苏沐橙发了个小猫咪懵的表情,也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苏沐橙:叶修做事一直挺干脆的……


苏沐橙:可能是他还在犹豫叭……


也有可能是在害羞,闹小别扭。苏沐橙在那头腹诽,没把这话告诉周泽楷。


这厢周泽楷却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他的犹豫是不是因为我太突然了,朝夕相处也不介意肢体接触,或许并不讨厌我甚至有那么点好感……


爱情总是盲目,年轻毕竟乐观,心中的火团从未熄灭,即使过路的人只看到烟。周泽楷跟苏沐橙道了晚安,还是保持着月光里的姿势没有动。他思忖片刻后去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人,慢慢地想,慢慢地写。


周泽楷:叶修,新年快乐。谢谢委婉,其实不必。祝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虽然你不相信,但是我喜欢你。周泽楷。


这或许是他发过的最长的一条消息了。对面迟迟没有回复,应该是已经睡熟。周泽楷理了被子,压抑着躁动的心情躺平,像是要向心中翻腾的情绪宣战似的,他从床头柜摸了耳机。熟悉的女声带着鼓点和节奏直触心底,反倒让他的胃停止痉挛。


饶是明亮的月光也挡不住睡意,脑海里有一个散不去的身影,周泽楷任由他存留并走入梦境。


Cause I can feel it turning turning.




叶修裹在双层棉被的蚕茧中,伸出一只手在枕边拍来拍去,妄图找到恼人的闹铃声的来源。摸了半天没摸到,睡意被折腾得一点不剩,干脆坐起身。只听咚的一声手机掉地板了,原来耳机线不知怎么的被叶修压在身下,手机大概是被被子挤下床去,连着耳机线一直悬在床边。叶修顺着耳机线吊起手机,下意识地解锁看了一眼消息。祝福大多是简单的新年快乐,但接到好友的问候总是很开心。


挨个地回复过去,往下翻完消息上依旧有一个小红点。叶修再往上翻找漏掉了谁的消息,在最顶上看到了周泽楷的名字。3点02分,叶修看完消息在被窝里缩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回复完就掀了被子下床了。


叶修:小周新年快乐!怎么修仙了?小朋友当心长不高【二胡墨镜滑稽.jpg


叶修洗漱完从厕所出来,去厨房往蒸锅里下了两个速冻花卷,正拧着牛奶瓶的盖子往瓷碗里倒时觉得口干舌燥。他想起来之前每天放好的蜂蜜水,一杯蜂蜜水需要等一壶水烧开,再等一杯水冷却到温热。叶修烧了水,去橱柜里翻找蜂蜜,果然在蜂蜜罐上看到一张便利贴。


——温水。每天喝。后面画了个小太阳。


可能是蜂蜜的缘故,不然空气怎会无缘无故变得香甜?叶修感叹着习惯的力量,没有理会微波炉发出完成加热的蜂鸣。在电热水壶的按钮啪地弹起的那一刻,叶修觉得自己心里跟着水壶口冒出白烟。




习惯一个人生活和习惯两个人生活一样迅速,叶修这么觉得。周泽楷走后的一两天里他情绪有些波动,到第三天为止也就回归了原本的独居状态。


若不是那些便利贴、大变模样的厨房,还有周泽楷每天雷打不动的早晚安问候,叶修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发烧后臆想了整场幻觉。


不过倒是多了很多被魏琛知道了会吐槽说中年养生的习惯,比如每天早晨的蜂蜜水,每天晚上泡个脚。初三早上发现路上有行人拿着鸡蛋灌饼,叶修火速换了衣服下楼去。果然小区到学校的路上已经有早饭摊开始做生意了,自此以后家里的速冻食品就被叶修无情地嫌弃了。


“老板,鸡蛋饼,加个火腿肠。豆腐脑榨菜葱花。”初五这天叶修照例来这条街上唯一一家开业的早饭摊吃早点。


“好嘞,里面坐啊。”正月里没人喜欢早起出门,偶尔有顾客也是带了保温袋给全家带的,整条街上只有叶修一个人悠闲地在狭小的店铺里坐下。


老板跟叶修原本就认识,先端上一碗明显量多的豆腐脑,递了酱油壶,榨菜葱花虾皮紫菜,叶修笃笃地把整块的豆腐弄碎点。滚烫的鸡蛋灌饼很快也套了个塑料袋裹了餐巾纸递过来,年前周泽楷跟他来店里吃过一回,小朋友当时没说,回家坚决抵制用薄塑料袋装热食的行为,第二天早上叶修起床闻到熟悉的鸡蛋葱花香味,往厨房里探头一看,平底锅上真摊了个小型的鸡蛋灌饼。


就是厚了一点,叶修一边吃着口齿不清地跟周泽楷提建议。不过不用出门,有面粉口感的王中王被换成现烤的培根条,榨菜粒升级为片,还可以跟厨师提各种加料要求(明天要不加个牛排?),叶修表扬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鸡蛋灌饼。


这么想着,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对面周泽楷姑妈家的店面上。防盗卷帘门拉得密实,周末节假日不休的店老板一家没准是要初七后挑个吉日开业。


叶修盯着地店门出神,没留意到一个穿黑色长羽绒服的男人从街的一头慢慢走过来。H市天气湿冷,除了爱美的女孩子,其他人出门都是一个样子:到膝盖的羽绒服,戴着有一圈毛的帽兜,里面还裹了围巾口罩,手即使带了手套也缩在衣兜里。


男人在店门前站定,蹲了下来,看样子是在开卷帘门。叶修多看了几眼确定不是周泽楷,也不是老板和老板娘,估计是店里的伙计提前来打扫,他吃着最后几口鸡蛋灌饼想等会儿过去问问情况,好把自己从吃荞麦面龙须面意大利面宽粉的循环中解救出来。


过了一会儿叶修感觉有点不对劲,卷帘门的锁没顺利开启,似乎是在雨天积水和零下温度中冻坏了。叶修放下勺子,轻声对老板说了声“支付宝付过了”,踱步向对面走去。


一切都发生地过于迅速。


叶修伸手拍拍那男子的肩,谁知那人猛地震了一下。在男子扭身要跑的瞬间,叶修看到地上的几根铁丝突然明白过来。“小偷!”他向对面早饭摊的老板大喊一声,迅速去抓那男人的手,另一手已快搭上他背后的肩能将他摁倒在地。谁知男子面色凶狠回转身来,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猛地正面刺向他腰间……


----------------------------------------------------

听大家说晚上看太饿了……

那、、尽量白天发

评论(4)
热度(45)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