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在lof,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
第一,到lof来吃什么西皮?
第二,将来要产什么样的粮?

🚫除活动、联文和@夜雨南山 外
🚫禁止转载

【王杰希生贺/7H】方王·夜宵

想跟23H24H深夜的小伙伴交换时间来放毒的,心软了233

抽到这个题目,命中注定我是个美食博主了

-------------------------------------------------------------


夜宵


“老板!小龙虾一十三香一冰镇,一打带子加蒜蓉!”烟火气缭绕的夜市长街,每一家店都亮着写有烧烤小龙虾夜宵字样的灯牌,方士谦熟门熟路摸进其中一家,对着某个眼熟的背影就喊。


“点菜的里边儿拿筐找收银大妹子啊!”胖胖的中年男子端着大盆鲜红油亮的小龙虾灵巧地穿过店堂,椒麻香的尾音飘散在露天撸串的鼎沸人声里。


我偏不。方士谦一米八几手长脚长就往回身的老板面前一矗,“生意很不错嘛徐老板!”


老板这才看清来人,乐得手往围裙上一蹭,踮脚伸手就是往方士谦头发上一撸,“回来啦?都不打声招呼!今天我请了。”


“不了,说好了我请的。”身后递上来两只满满当当的筐,荤素比例恰当。方士谦瞟了一眼,嗯还是原来的那些,他喜欢吃的一样不少。


“串儿还是一样孜然不辣的吧?”老板记得王杰希不怎么能吃辣的习惯。

王杰希点点头,“再加盘花蛤跟带子一起好了。”

 


徐老板的烧烤店原本只是个烧烤摊,是离微草最近的夜宵摊。十八九正是嘴里淡出鸟的年纪,不方便溜出去的夜里,徐老板按点给嗷嗷待哺的小青年们捎一袋订好的烧烤,从不掺次少量且风雨无阻结下深厚友谊。辛辣的刺激和饱足感瞬间治愈,避方士谦“治疗之神”的名讳,尊一声“微草奶爸”。


后来破蓬下的烧烤摊变成了烧烤店,少年们恣意的笑容里渐渐隐含沉稳担当,微草也从一支不温不火的战队成为两连冠不可忽视的劲旅。庆功宴、商业合作洽谈,王杰希这几年到过各种饭店各种饭局吃过各种菜,与各种人。他不是什么矫情恋旧易感的人,但就是会突然想起孜然、蒜蓉、汽水瓶碰撞的叮当和夜风。


王杰希现在就坐在拥挤的人群里,四周是高声的哄笑、猜拳、带着醉意的吵嚷。冰镇啤酒和汽水成箱地端出来,蒙着白雾挂着夏日的水珠,他和方士谦一人刚拿了两瓶肥宅快乐水,都已经见底了一瓶。方士谦问他要不要开第二瓶,他摇摇头,不是不想喝,是很奇怪的感觉,感觉会喝醉。


“喝醉?喝醉你能自在点儿吗?”方士谦听了他的话,挨过身来笑他。


“我哪有不自在?”王杰希下意识地就先杠上一句,拿过开瓶器帮方士谦开了第二瓶,“你慢点喝,别又冰着肚子,现在晚上没人陪你上医院了。”


“嘁。”方士谦以一种特别幼稚的方式坐在塑料椅上,双手撑在腿中间,前后晃来晃去,又特别幼稚地用牙齿把前一根习惯叼到第二瓶可乐里。特别幼稚。王杰希在心里吐槽,念在他第一天回来,就不说出来了。


啊。但是真的很幼稚。很傻气。


方士谦专心喝可乐,速度是慢了不少。“你别这么看我,我觉得你的大小眼儿里有小情绪。”


“谁稀罕看你。”王杰希低头翻翻手机,队群里柳非晒了吃夜宵的照片,激得一群小狼崽嗷嗷地地晒出刚点好的外卖单,王杰希发了句“注意卫生,吃完可以喝点酸奶”。


他发的时候方士谦就挨过来看,不拿自己手机非得歪着头费力地认屏幕上的字。


“薄情儿皮。英杰就不吃。”一边看还挨个点评。“今天烧烤怎么还没上来?等会儿我们也发群里。”


“所以哪有前、辈、皮呢?”王杰希拖着前辈两个字,很顺手地捏了捏方士谦的后颈。


“啊就是那儿!”方士谦突然把可乐瓶往桌上一搁吓了王杰希一跳,“就是那个地方不舒服,来,小队长给你前辈捏捏肩。”


王杰希感到有些好笑,看着方士谦挪了凳子背对他坐好。颈椎肩周对职业选手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即使是退役了也还得受这不能完全恢复的毛病的苦。


“诶呀,舒服呀,小队长这手艺一年不练不丢反有所精益啊。”


“说人话。”王杰希揪了他一下,“你都退役一年了,肩周还是这么僵。那些坏习惯是不是又上来了?坐就坐一天,歪床上看手机,睡姿还不好。以前在队里还管管睡觉时间,后来我有时候半夜起夜看到你游戏在线。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又是一个人在外面,要……”


王杰希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前面方士谦很反常地一声不吭,他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又带上了在队里说教的语气。自己有时候确实也挺婆婆妈妈的,他心里自嘲了一句,揉着方士谦耳后的一个穴位,想着要不要去催一下烧烤。他正停了手要起身,方士谦抓住了他的手。


“你说的我都听了。”方士谦说着,慢慢向后靠到他身上,双手捏着王杰希的右手给他做手操。“我都听了,也都学着去做了。”


“但是就是有时候吧,你也知道我不像你,自控力这么强。有时候,就缺个人来管管我。或者是,总觉得还有人会来管我,干完了才发现没有。”


“我退役了,但还是挺放不下的,一直在关注。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我不知道怎么来关心,觉得可能占用你时间精力。”手操做完一遍,方士谦捏着他的手一寸一寸地按摩舒展开,放在眼前,手型修长漂亮。


“至于游戏在线,也不一定是在打,就是有时候想荣耀了。”方士谦慢慢回过身来,低头在王杰希的手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了句,“是想你了。”


这时候,王杰希也全然忘记了他们还在外面。他矢口否认他没有不自在,直至现在才意识到之前有多不自在。那种不自在说来甚至有些难为情,于是他别扭地以前同事的态度对待自己远归的恋人。仓促分别和长时间分离的距离感,叠加了一年来独撑战队的压力,不佳的战绩,还有他压抑着不想承认的念想。他有些赌气。在这个他唯一可以赌气的人面前。


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埋头到方士谦怀里嘤嘤嘤都怪你的画面,被自己恶心到了。于是微微凑过头去,在方士谦耳边轻声说,“我也很想你。”



 

“久等!十三香、冰镇,带子,炒花蛤,串,这个生蚝网潮跟小鲍鱼我请了,今天真的新鲜。”徐老板乐呵呵地亲自端了一烤盘的海鲜过来。王杰希说着客气客气,方士谦丝毫不跟老板客气,得了便宜还使劲卖乖,“你早说今天海鲜多啊!那我们还点什么小龙虾花蛤。”


老板又是往方士谦头上一撸,这回油都没蹭干净,“这么点海鲜又吃不饱,你倒是吃撑吃圆了不少,你看看你王队,一年没见脸都瘦没肉了。”


方士谦嘿嘿地笑着没说话,等老板走了,伸手就捏向王杰希的腰。


“欸!”王杰希怕痒,下意识躲闪,筷子夹着的网潮差点甩到隔桌碗里。“吃饭的时候别动手动脚的,吃你的虾。”


“先让我摸一下看瘦了没,”方士谦不依不饶,“等会儿剥虾手就脏了。”


小孩子心性。“季后赛开始到现在瘦了两三斤吧,差别不大。”王杰希说着憋着口气容忍了罪恶的魔爪,等方士谦摸完腰又来捏脸的时候,忍无可忍地别过头露出嫌弃的眼神。


“是瘦了。”很戏剧性的一声长叹,“多吃点,夏休期给你补回来。”


“别先吃胖的是你。”王杰希从签上扒拉下烤花菜,喂了一筷子辛苦的剥虾选手。他烤串牛羊肉吃得少,钟爱烤蔬菜,方士谦就是各种大鱼大肉。


“你多吃点我少吃点。对了,我学做饭了,有几个你喜欢吃的菜也做的还可以了,明天就做。”


王杰希听着没说话,心里一动。学做饭是他跟方士谦提的,“会把米和水按差不多的比例放进电饭煲里然后插上电源,会用微波炉热一下牛奶,没有泡面外卖的时候不会饿死自己就好了”的要求。


徐老板诚不欺人,今天的海鲜都鲜嫩肥美。不辣的冰镇小龙虾被轻易地从壳里拽出,完美的团状,鲜红背纹雪白肉质Q弹紧实,蘸了烤盘里的蒜蓉汤汁送到王杰希嘴边。


方:“好吃吗?”


王:“好吃。”


方:“那我想要吃个蚝。”


王:“自己夹。”


方:QAQ


眼神攻势向来有效。在队里的时候方士谦显然是最不安稳的捣蛋分子,然而前有林杰脾气温和会耐心引导,后有王杰希看似严肃不给情面,实则打一棒给颗糖。方士谦曾经故意皮一下去惹王杰希,就为了加训之后王杰希会在训练室门口等他,手里提着从食堂打的他爱吃的菜。方士谦一个QAQ过去王杰希甚至会心软得不叨叨,把锅包肉堆进他的碗。


暗恋这件蠢事。方士谦吃着王杰希喂过来的一筷子又一筷子,没头没脑地问:“明天给你做锅包肉好不?”


“明明是你想吃吧……”


方士谦大怒状,“锅包肉这么好吃,你难道不想吃吗?”不仅好吃,还是青春啊青春!


王杰希已经习惯了方士谦的多戏,“想吃。你做什么都想吃。”


“好!早上糖油饼豆汁儿焦圈,中午锅包肉,晚上我们包饺子。”


王杰希看着他一脸兴致勃勃,又夹了一筷子韭菜递到他嘴边,“那还吃夜宵吗?”


“夜宵?吃啊。”


更馋人的。比如你。


-----------------------------------------------------------------

王杰希:吃什么吃。【冷淡脸

方士谦:这一盘子的烤生蚝烤韭菜烤羊腰……

【徐老板深藏功与名



评论(6)
热度(60)
© 新火试新茶 | Powered by LOFTER